桐乡在线,桐乡新闻网,桐乡信息网,桐乡信息港,桐乡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桐乡在线 >

什么和怎么样

时间:2018-01-14 06:2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小灰灰网络
卓资县位于内蒙古自治区中部,是中国近两千个县中的一个。那里正在进行变革。 之所以小心地用“变革”这一中**词,是因为改革这个词用得大多,一些非改革的事也被拉扯为改革。卓资是不是在改革,还是让历史去评说吧。 卓资的变革也许要过很久才能定论。但

卓资县位于内蒙古自治区中部,是中国近两千个县中的一个。那里正在进行变革。

之所以小心地用“变革”这一中**词,是因为改革这个词用得大多,一些非改革的事也被拉扯为改革。卓资是不是在改革,还是让历史去评说吧。

卓资的变革也许要过很久才能定论。但是有一点是显而易见的:卓资的变革是被迫的,不变革没有出路。近40 年来,国家对卓资的投资,效益极差。

在当前否定人治的呼声中,卓资的变革可能有很大的人为推动因素。也许这正是特殊国度特殊时期的正常现象。

但是,卓资的变革是有意义的。卓资有着中国其它县同样的政治经济体**,因而有代表**。卓资的某些尝试也许并不是走在最前列的,但如此全面的综合尝试在全国是不多的,尤其在中西部。

中国需要各式各样的变革尝试。闪光的金子是从沙砾中淘出来的 从这个意义上说,了解卓资的探索是有益的。

某日,国家核工业部下属一****欲购买内蒙古自治区卓资县一批闲置资产。款汇至自治区人民银行,却被如数退回。理由是:卓资县已无一家国有企业,提防上当!

公有**的共和国存在了近40个春秋,有这等事?

不管事实如何,反正由此引出了耐人寻味的“卓资现象”。

卓资县级繁华的十字街口,座落着一家国营旅馆,三十年来的风雨,使这座式样本来寒碜的楼房,更增添了几分衰败的气象。

来客一眼就会看到,门外并列挂着两块招牌:一块“国营旅馆”保佑着另一块“聚仙楼”。

其实,这种双重身份正困扰着卓资县大大小小几乎所有的企业。

1985年,财政状况捉襟见肘的县政府,被迫将一大批发不出工资及微利的企业,让利将财产转让给原厂全体职工。

“国营旅馆”便是这批“自寻生路的企业”中的一个。

转让时协议书写明:现有国营工人18人,离退休人员10人,遗属5人。上述人员的****生活来源全由企业自理,按照协议书所规定的期限还清转让价5.6 万元,企业归现有职工全体所有。

县政府的部分领导承认:1985 年的转让,虽然给这些企业带来了生机和活力,但政府在对企业财产的评估数额及机会均等的竞争机**的公开引入等方面,不能不令人感到某种缺憾。

为此,卓资县的领导人冒了更大的****。

去年10月19日,一张拍卖县委小礼堂、车库和食堂的招标启事公开张贴。继而对负债累累的国营熏鸡****及微利的国营轻体建材厂等企业和闲置资产,一一公开拍卖。

拍卖,不亚于一场地震,直接震撼着全自治区上下。

一离休老****喃喃:“变啦!变啦!这与****里的那些资本家的做**有甚区别?”

使外界人传得神乎其神的是卓资县为鼓励现职********告别机关,经商搞企业,**定了一项别出心裁的政策:“卖****”

此项政策规定:凡在拍卖现有企业及闲置资产过程中,现职********投标中标者,以处级、科级、一般****区别,分别可抵带资产2.5 万元、2 万元及l.5万元。中标者履行10 年留职停薪合同。10年后,若想回原单位,将抵带资产及10年的利息一并还清。

此举给39岁的卓资县县长张楚带来无数麻烦:一批又一批参观团来了,带着无数个问号走了;新闻记者来了,诘问的、咒骂的,迷惘地走了;当官的谨慎地回避着这块是非之地,不轻易表态。人们在等待着上面的认可,等待着理论的升华。

传统的****主义理论在人们头脑中深深扎根,使卓资拍卖、转让后的企业如敬神般地将旧有的招牌供奉起来。甚至近两年冒出的私人创办的****,也纷纷打出国营的牌子。

无休无止的理论的纠缠,使本来不善言辞的张楚,更加注重“怎么样”,而不愿深陷于理论的“为什么”。

使他感到欣慰的是:三年前转让的一大批企业,如今已经显示出活力,工业总产几近翻一番。他对卓资县人民讲话时,心里感到踏实。他自信:“理论是从土壤里长出来的。”

而县委书记朱喧,以他的角色却不能不认真地钻研理论。卓资的困扰,使他亲身经历过的农民刚刚分田到户所引出的争吵又重绕耳边。

他诧异了:中国农村的巨变,并不是出自经典著作或哪个个人构思的结果,而是中国农民的伟大创造。农民责任田里长出的沉甸甸的麦穗、饱满的高粱和结结实实的玉米,就是理论。

他不能不纳闷:那么多企业连年靠国家财政补贴、艰难度日,我们一些热衷于理论的同志心平气和;而现在企业摆脱了我们****多年的指手划脚,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过了,我们理论的发难就又来了。

然而,面对现实,他又不能不小心翼翼地进行理论印证。

有次,他询问记者:十****报告中有“部分小型企业可以实行有偿转让”,你说这“有偿转让”和“卖”有什么区别?他开始认真地比较不同提**、说**、词语、概念之间语义的异同。

(理论和现实,谁是第一位的?谁产生了谁?且绕过这一困扰,看看职工们在变革中作何感想吧。请看卓资现象之二:主人意识的苏醒。)

我要微评《中国青年报》60篇经典报道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