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冈在线,武冈新闻网,武冈信息网,武冈信息港,武冈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冈在线 >

尕藏加:宗教信仰与各民族和谐相处——以青海省贵德地区为例

时间:2018-03-16 17:1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www.66.com
[内容提要]:本文依据历史文献和田野调研,对青海省贵德地区各民族宗教信仰与****和谐进行讨论。以几个个案为例,描述了贵德地区的多元宗教和谐相处的历史传统、文化传承、****环境和现实状况。 [关键词]:贵德地区;宗教融洽;民族团结;****和谐 一、尕

[内容提要]:本文依据历史文献和田野调研,对青海省贵德地区各民族宗教信仰与****和谐进行讨论。以几个个案为例,描述了贵德地区的多元宗教和谐相处的历史传统、文化传承、****环境和现实状况。

[关键词]:贵德地区;宗教融洽;民族团结;****和谐

一、尕旦寺的宗教信仰理念

尕旦寺,是贵德县境内一座普普通通的藏传佛教格鲁派寺院。其规模虽不大,但历史悠久,在今日贵德地区的56座藏传佛教寺院中具有一定的代表**。笔者前往该寺进行了调研,除了参观寺院外观建筑等之外,还采访了寺院住持阿仁巴活佛,他向我们介绍了寺院的传承历史和现实情况:尕旦寺,藏语全称“噶丹达杰林”,建于1725年,在《安多政教史》中有简短记载,另在《甘青藏传佛教寺院》(汉文)和《海南州寺院志》(藏文)中也作了介绍。尕旦寺是由塔尔寺第二十七任住持弥涅·洛哲达杰创建,这位高僧的家乡正好是建寺所在地。由于**脉传承关系,尕旦寺属于塔尔寺的一座子寺,它在历史上最盛时期寺僧达120多人。

尕旦寺的**事仪轨,遵循塔尔寺密宗院传承,故该寺归属密宗寺院。相传贵德地区没有传承显宗的寺院,都是密宗寺院。这是贵德地区藏传佛教寺院的一大文化特色。究其原因,只能从风水的角度解释,贵德地区适合建造密宗寺院,却没有建立显宗寺院的缘分。

尕旦寺在1966年的“文革”中被毁,1980年落实民族宗教政策,又开始重建,直至当前依然处于修建恢复之中。1982年建造宗喀巴佛殿,1989年建造大经堂。大经堂外墙大门上建有鼓楼,酷似汉式建筑,其功能在于敲钟,以便通知僧众,何时举行**会或在大经堂上早课念经。

尕旦寺在其历史上产生了三个活佛世系:1、阿仁仓活佛,本寺寺主,现已转世为第15代活佛;2、阿仁巴活佛,已转世为第5代活佛,现任贵德县政协副主席、县佛教协会副会长等职;3、桑加活佛,现转世灵童为第7代活佛。

目前,尕旦寺只有24位僧人,其中年龄最大者82岁,最小的11岁(共2人),其余绝大多数年龄段处于30岁至40岁之间,而且都是小学文化程度,他们兼懂藏汉两种语言文字。在僧人中,年龄20岁左右的很少,这是未来寺僧断层或青黄不接的预兆。尕旦寺僧人的经济来源有几种途径:第一,由于僧人都来自农村,他们在家里有一份农田;第二,藏族农村还保持着给自家僧人送粮食的传统习俗;第三,该寺僧人尚有到村民家中念经化缘的习惯。

尕旦寺的信众对象绝大多数是藏族百姓,约占98%,河东乡境内有9个藏族村落,主要分布在盖瓦六庄,以农业为主。汉族信众约占2%。由于该地区比较贫穷,村民收入不高,尕旦寺的经济陷入困境,其活佛不得不外出化缘,主要去内地大城市募捐,修缮寺院。如今,寺院建筑以及僧人生活条件与过去相比,有很大提高和发展,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1]

从上述文字中可以清晰地了解到尕旦寺的演进历史、文化特质、经济运作、寺僧生活和现实状况。阿仁巴活佛作为寺院住持或权威人士,在全方位、多层面介绍尕旦寺的历史和现实的同时,又向我们提供了追述有关尕旦寺历史的文献依据。因此,笔者通过阿仁巴活佛提供的线索,在《安多政教史》中查到了有关尕旦寺历史的记述:“噶丹达吉林寺是弥涅·洛哲达杰所建。洛哲达杰转世的呼毕勒罕,是楚程旦白尼玛。彼师任噶丹达吉林寺**台,给该寺经堂殿顶安装了鎏金宝瓶。阿仁·益西噶桑出生在阿仁村。他曾入西藏甘丹寺学习,成为一位著名的格西,有几部著作,曾任塔尔寺密宗院**台。他经常住在噶丹达吉林寺,因而转世的历世活佛主持这个寺的寺务。”[2]噶丹达吉林寺即今日的尕旦寺,由此可见,尕旦寺最初由弥涅·洛哲达杰创建,后经楚程旦白尼玛、阿仁·益西噶桑等高僧大德扩建,寺院不断发展,****形成规模。众所周知,尕旦寺作为一座格鲁派寺院,其历史传承并不算最为悠久,但它是清代格鲁派六大寺院之一的塔尔寺高僧亲自创建,并且属于塔尔寺子寺。所以,尕旦寺在贵德地区有较高的宗教地位,产生了较强的****影响力。可以说,历史赐予尕旦寺的文化遗产和发展空间,今日依然能够从中获取实惠。

尕旦寺同其他寺院一样,今后的发展走向已经****诸多挑战和困境。其中最大的问题便是寺僧青黄不接,将来会****寺僧断层的危机。尕旦寺僧人中处在30、40岁年龄段的占绝大多数,而30岁以下年龄段的则较少。据分析,主要原因是20世纪80年代前后的计划生育政策执行不严,每家每户都养育了几个孩子,而孩子多了自然有出家为僧者。后来各级政府严格执行计划生育政策,加之人们的思想观念发生了根本**变化,个人不愿生育多个孩子。据当地人说,这与人们的生活压力增大有关,主要来自经济方面的压力,包括对孩子的教育、就业以及成家立业等各个方面的经济负担。所以,农家孩子也非常少,不愿让男孩出家为僧,导致寺院僧人青黄不接,逐年递减。

此外,虽然尕旦寺周边农区的信教群众仍然虔诚信仰藏传佛教,然而,随着经济压力不断加大,人们将主要精力投入到生产劳动之中。也就是说,大家都忙于生计,没有空闲时间参与更多的宗教信仰活动,造成前来朝圣拜佛的信众锐减,导致寺院香火不旺,寺院经济遇到困难。

从尕旦寺现状来看,尽管寺院****重重困难,但是其管理层僧人知难而进,发扬佛教的慈悲为怀、普度众生的优良传统和人文关怀,始终坚持不分族群、不分教派的理念,面向****大众,服务群众,赢得四面八方人士的关心和支持。而且,各民族百姓,尤其是内地大中型城市的信众,已成为尕旦寺的重要施主和资金上的有力保障者,他们支持着尕旦寺的修缮和建设。

目前尕旦寺开始体现多元民族、多元文化的特征。首先,在寺院建筑上,呈现了多元文化艺术的风格。如“大经堂围墙大门上建有鼓楼,酷似汉式建筑”;其次,寺院的宗教服务对象趋向于多民族多区域。以藏族信众为主体,又辅以汉族信徒;区域范围不局限于贵德地区,扩大到内地个别大城市;第三,将尕旦寺打造成为一座在各民族宗教之间起到和睦相处作用的模范寺院,这是尕旦寺的宏伟蓝图。为此,寺院不仅提倡各村落村民之间相互帮助,而且在各宗教之间搭建相互扶持的桥梁。如清真寺修缮改建之际,尕旦寺积极主动地捐款;第四,尕旦寺救济困难群众时,不分民族身份,不看信仰对象。如寺院向回族困难户捐款后,受助者感动地说:“虽然民族身份不同,但是大家的心连在一起,是相同的。”[3]表达了不同民族、不同宗教之间的相互敬意。

二、汉藏文化交融之文昌宫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