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冈在线,武冈新闻网,武冈信息网,武冈信息港,武冈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冈门户 >

铁西,铁西!一个老工业基地的改革与振兴之路

时间:2018-03-15 18:3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www.66.com
四川,成都,蓉城,天府,大熊猫,四川新闻,四川体育,四川旅游,四川政务, 麻辣社区, 四川精神文明 , 四川农业 ,成都新闻,成都体育,成都旅游,成都****,成

  编者按如果要找一个东北乃至中国工业砥砺前行的浓缩样本,**怕没有哪儿比沈阳铁西区更合适。铁西,伴随着一系列称号——“东方鲁尔”“共和国工业长子”“共和国装备部”“机床的故乡”“中国重工业的摇篮”……见证了百年中国工业的变迁。而作为改革攻坚任务最重却又在计划经济体**下徘徊最久的地方之一,铁西对国有企业改革从观望抵触到跃身投入再到艰难探索、奋力振兴,更经历了转型之痛,也品尝了改革之利。它以敢为人先、永不言败的精神,谱写了一曲荡气回肠的老工业基地改革振兴之歌。回顾铁西的改革与振兴之路,充分说明:改革没有完成时,只有进行时;改革没有一劳永逸,只有永不停息。

  还记得中国工业的来路吗?相较于漫长的农耕文明,新中国短短几十年的大工业化时代,韶华更迭赛奔轮。曾经双肩撑起新中国八成家底的东北老工业基地,其忧喜沉浮,欲忘不能。

  铁西,顾名思义,铁路西边。全国叫铁西的地方不少,最有名的在沈阳。如果要找一个东北乃至中国工业砥砺前行的浓缩样本,**怕没有哪儿比沈阳铁西区更合适。在东北,在全国,在许多生来靠工业安身立命的城市,**怕都曾痛过铁西之痛。

  因为改革,铁西这个老工业基地,几十年来不时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它在不同时期的改革答卷和振兴探索,一如东北虎啸,声震远近。

  举目四望,默默秉守工业文化初心的**物馆,冠以中国字号的只有一家,如今它气势恢宏地矗立在沈阳铁西区。一迈进中国工业**物馆内的铁西馆,顿觉身子渺小许多。举架20米,纵深近百米,仅是馆内的一个车间。

  看似不起眼的展柜,都是令人震撼的展品——全国首份厂长承包经营的“责任状”、全国首家破产企业的“通告书”、被誉为“接通了世界金融管子”的金杯****最早赴纽约发行的“美元股票”……

  有谁还记得,中国最早的证券交易市场可是在沈阳!这些在今天看好似“小菜一碟”的改革在当时却个个石破天惊。沈阳,铁西,你的改革曾经先声夺人,你的辉煌曾经令人仰望,而你的落寞亦曾让人惋叹唏嘘,你的重生让人怦然心动、再燃期许。

  “丢人丢到国外去了”

  1985年8月3日,沈阳市五金铸造厂、防爆器械厂、第三农机厂同时收到了全国首份“破产**戒通告”。五金铸造厂厂长周桂英大哭一场:“听说国外有十几家报纸发了新闻,我丢人都丢到国外去了!”

  哭完,周桂英召开了全厂大会,把责任全部揽在自己身上:“我干得不好,对不起大家了!现在是我们最后的机会,我和大家捆在一起干,一年之内要让咱厂复苏。”台上台下每个人都热泪盈眶。

  从那一天起,周桂英一年没睡过一个安稳觉,没歇过一次星期天,工人们加班加点也没一个抱怨的。一年过去,当最后通牒到点的时候,厂子扭亏为盈,破产**报解除了。

  同一批被**告的防爆器械厂却真的“栽了”。1986年8月3日,沈阳防爆器械厂被宣布破产倒闭,这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家正式宣布破产的公有**企业。情绪激动的工人将**圈挂在了厂子的大门上,还有人吵吵着要给厂长判刑。

  戴上“中国第一破产厂长”帽子的石永阶委屈得不行:“这个厂成立20多年换了那么多领导,这一棒子咋就抡到我脑袋上了?”是啊,仅是一个石永阶吗?这么多年有谁关心过国营厂子是亏还是盈。口号喊得响,可厂长和书记的工资关系都不放在厂里,亏损也好,资不抵债也罢,大不了挪个窝继续当官,永不破产似乎已跟公有**企业画上了等号。被**告的这一年,防爆器械厂上下乐于被沈阳汽车****这个富厂“包养”(代管),坐领劳务费、加工费,还活得很滋润。

  好死不如赖活着。企业挺着不破产却破了国家的财,各地不都这样吗?谁想到沈阳要动真格?当时的外电报道称:中国东北的沈阳发生了“超过八级的改革地震”,震碎了铁饭碗,开了市场经济的先河。

  其实,“震源”发生地——沈阳决策层事先也不平静。1985年2月沈阳出台企业破产倒闭试行规定的时候,沈阳市委常委会上也曾多次激烈争论。时任沈阳市委秘书长的刘尊田回忆:先是有人说破产办**是资本主义产物。大家一查历史,原来古罗马时期就有了破产**的雏形。再一查,1909年清末宣统时期,曾公布过《破产律》,可见它并非资本主义的专用品。又有人说公有**企业破产无**可依,政治****太大。而沈阳市委主要领导认为,改革是前无古人的事业,沈阳又是国家批准的经济体**综合改革试点城市。十二届三中全会公布的《****中央关于经济体**改革的决定》,其中肯定了“优胜劣汰”的原则,具体怎么“劣汰”,国家也需要地方上有一个“试验田”。“与中央保持一致,不是要我们只当传达室,而是要做‘变压器’,不敢大胆探索和试验,就谈不上创造,对于改革试点城市来说,这不仅是失职,而且是与中央最大的不保持一致。”(见《半月谈》1987年第一期《三次不成功的采访》一文)

  争论达成共识:实施破产**是完善经济责任**的客观要求,淘汰破产企业是经济规律作用的必然结果,承认破产的目的是预防和减少破产。不再容忍亏损企业把盈利企业拖下水,不再容忍亏损像瘟疫一样蔓延而无人担责,沈阳就这样凭一部城市******规果断开路,为1986年底我国出台第一部《企业破产**》奠定了基础。

  砸破铁饭碗,还没有小灶,吃啥喝啥?稳妥善后,也是政府想在前面的改革配套措施之一。对于防爆器械厂的职工来说,企业破产无情,政府托底有情。每个职工都领取了救济金并安排了新的岗位。

  只有石永阶一个人放弃接受任何安排,甘愿领罚。东北人骨子里的血**上来了,石永阶要自己办厂。他要让人看看,他到底是不是个“无能厂长”。

  58岁的石永阶“下海”了。知道他是“大名鼎鼎”的“破产厂长”,十多家银行没一家愿意给石永阶“再试一次”的机会。最初筹措的100元钱创业本金,还是几家亲朋一起凑的。石永阶没灰心,没厂房就把自己家改造成厂房,先后创办了电器开关厂和豆腐厂等多家企业,专门安置下岗职工,企业盈利后还持续资助残疾人。石永阶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1998年古稀之年的石永阶被沈阳市评为“改革风云人物”。

  多年后,石永阶接受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采访时仍无限感慨:“要不是破产,我哪能开创这样一番事业?工厂倒闭了,人的思想不能倒闭。人的思想要是倒闭了,那你就没有出路了。”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